斗牛曲下载

斗牛曲下载_过去28年来,在经合组织(OECD)成员中,澳大利亚是唯一一个经济能够保持持续增长的 国家,这也是澳政府一直引以为傲的成绩。然而天有不测风云。2019年百年不遇的高温干旱 天气及持续了近半年的山火使澳大利亚经济遭遇了双重打击。2020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又接踵而至。原以为已控制住疫情的澳政府信誓旦旦计划7月全面复工复产重启经济,但是二次疫情在全国经济旗舰州维多利亚州的突然暴发迟滞了政府的经济复苏计划,让澳大利亚经济彻底陷入至暗时刻。

维州成为疫情“风暴眼”

新冠肺炎疫情初期,澳大利亚联邦及地方政府采取了关闭边境和封城等积极措施阻断 疫情在国内蔓延,成效显著,而维州一直处于全澳疫情防控最好的状态,维州州长安德鲁斯因此赢得了民众的普遍认可,其民意支持率也一度高达85%。然而大意失荆州。自7月上旬以来,维州每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都以3位数递增,8月5日甚至刷新确诊病例数和 死亡病例纪录,分别达725例和15例,维州瞬时转变为全澳疫情的“风暴眼”。一个月过去了,维 州疫情增长曲线迄今仍 未有压平迹象,每天确诊人数仍在四五百人之间,这让全澳陷入二次疫情的风声鹤唳之中。截至记者发稿时,全澳确诊病例数已突破2万,而维州的新冠病毒感染数接近14000例。

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等当地媒体报道,维州隔离酒店违规操作是引发维州疫情卷土重来的罪魁祸首,这些违规行为包括酒店保安与隔离客人的桃色丑闻及交叉传染。报道称,基因组测序显示,一些感染病例可能与“隔离酒店的员工违反众所周知的防疫规定”有关。维州首席卫生官布雷特萨顿说,那段时期分析的几十个病例都与酒店隔离问题有关。随后,这些病例又引发了大规模社区传播,特别是导致近百家养老院的数百名工作人员和老人及上千名医务工作者的感染,最终导致维州从抗疫典型沦为全澳疫情的“震中”。鉴于大规模社区感染,安德鲁斯于8月2日宣布大墨尔本地区进入四级封 锁,维州乡 镇地区执行第三阶段限制措施,维州从紧急状态升级至“灾难状态”,警方被赋予更大的执法权,最为重要的是维州颁布了强制“戴口罩令”。维州多数地区经济再次陷入停摆状态。多尔蒂研 究所流 行病学负责人朱迪麦克弗农教授认为,更严格的防疫措施的效果需要一周多的时间才能在新增病例数上有所体现,并且维州的新冠病毒感染率需要一段时间才会开始下降。她表示,维州人要对这些措施的效果保持信心。

医疗系 统不堪重负

然而,维州的抗疫行动却面临巨大挑战。首先,医护人员感染人数和新冠病人入院人数的双重增加,让医疗卫生系统不堪重负。《澳大利亚人报》 指出,数据显示确诊病例增加了540%,住院病人则增加了700%以上,重症监护病房的住院人数增加了1500%。另据报道,疫情以来,维州已有1000多名医护人员感染新冠病毒。萨顿警告说,该州正面临最严峻的公共卫生挑战。

其次,开展确诊病例密切接触者的追 踪排查人力有限。当地媒体报道称,随着每日新增确诊病例的大量增加,州政府及时追踪排查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 者日趋困难。维州医务人员警告称,追踪排查确诊病例的滞后将导致更多不明来源的新病例。穆克什海克沃尔医生在维州开设了一家呼 吸诊所。他说,目前情况下,他直接联系上确诊病人都是在该病人确诊后的2至3周后。他认为维州的公共卫生系统已经崩溃了,因为确诊病例数量太大。

再次,面对维州政府出台的 抗疫措施,民众的配合度不足。澳广播公司日前报道说,维州曾派出3000名政府工作人员去挨家检查 确诊病例居家隔离的情况,结果发现有800多人并未遵守居家隔离政策而外出。为此,州政府不得不加派检查的人力和警力,并宣布第二次违反居家隔离措施的人将面临4957澳元的罚金。报道还称,民众 因拒绝戴口罩与警察发生冲突。一名女子因没有戴口罩被警察询问时袭击警员。维州警察局长谢恩巴顿表示,有一些自称“自主公民”的人认为这些限 制措施法律不适用于他们。他们在检查站嘲弄执勤警员,拒绝向警员提供他们 的名字和住址。当下,疫情已经将澳大利亚分割成了两部分,一部分是维州,另一部分是维州以外的地区。

经济复苏按下暂停键

实施更为严格的防疫 措施意味着更多的商业领域陷入停顿。《澳大利亚人报》报道称,当维 州宣布进入“灾难状态”并实施更为严格的封锁政策后,国际评级机构 标准普尔已经表示或将下调维州的信用级别 。标普认为,控制二次疫情的措施严重打击了维州的经济活动。标普不久前已经将维州“AAA”长期信用评级列入“负面观察”名单。在接下来的几个月,该机构将从维州出台的防疫 措施、政府政策方向以及政府是否控制住二次 疫情蔓延三个方面对维州财政的影响进行评估,从而对维州的评级作出决定。标普还表示,如果维州的财政金融情况因二次疫情持续恶化,那么他们将下调维州的长期信用评级。澳广播公司报道称,二次疫情防控措施让维州失业率上升。澳统计局数据显示,6月中旬至7月中旬,全澳失业率上升了1.1%,而维州失业率则上升了2.2%。维州的零售业销售额急剧下降,特别是疫情严重的大墨尔本地区。

一些经济学家悲观地认为澳经济复苏已失去动力。这一悲观情绪源于维州经济在全澳的地位,以大墨尔本经济中心为依托的维州经济占澳国内生产总值的30%。《纽约时报》等媒体近日报道称,鉴于维州的二次疫情错综复杂,澳大利亚联邦储备银行下调了全年经济增长预期。澳联储认为,维州近期实施的更加严格的防疫措施将澳第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削减2%。澳联储将今年澳大利亚国内生产总值下调为萎缩6%,接下来几年澳经济将反弹增长。澳联储还预计2021年和2022年澳GDP将分别呈现5%和4%的增长,但这一增长预估分别小于之前7%和5%的预期。《澳大利亚人报》还报道说,莫里森政府将再投入150亿澳元扩大工资补贴,旨在帮助受二次疫情打击的工人和企业,维州二次疫情给国民经济造成的损失上升至 120亿澳元。莫里森政府透露,维州封锁政策的延长将导致约40万人失业,并使澳近40年来首次出现连续三个季度经济萎缩。

二次疫情已经让澳大利亚政府今年5月推出的经济复苏路线图的第三阶段成为泡影。为避免大规模疫情卷土重来,澳大利亚其他各州和领地不得不对早已启动的阶段性经济复苏计划按下暂停键,其他各州与领地不得不对维州等实施关闭边境等举措,略有回暖的经济活动再度坠入冰冻期。

来源:本文来源于 华龙网 转载请保留原文出处和链接!